• <menu id="emqge"><strong id="emqge"></strong></menu>
  • 群文園地

    喜從天降(小品)

    2016年11月21日

    人物:王亮,男,二十多歲,簡稱亮

    王亮的父親五十多歲,簡稱父

    山花,女,二十多歲,簡稱花

    山花的母親,五十多歲,簡稱母

    時間:現代,夏天

    地點:亮、父家的院子里

    幕起:展現在觀眾面前的是一個農家院兒。布置可繁可簡,導演可根據劇情設置道具,石桌凳、水壺水碗等等。

    亮:(穿一套很不合體的農民服上)爸,我回來了。(沒回聲,四周看看)爸,我回來了。

    父:(從屋內出來)回來了?

    亮:啊,回來了。

    父:(看亮穿的奇怪)你能不能有點兒正形啊?這穿的什么呀?

    亮:爸,我……

    父:我、我我什么,我不是讓你上你大姑家去相對象嗎?

    亮:去了相了人家嫌咱家沒房錢,還有饑荒,不同意,我這不就回來了

    父:不同意就不同意,那你咋弄成個德了呢?

    亮:從我姑家回來,走到東村山花兒她們家塘的時候,不知什么原因,山花掉到兩米多深的蓄水池里了,她媽在岸上連哭帶喊救命啊!救命啊!我急忙跑過去跳進池塘,費老大勁兒才把山花弄上岸,我搶救了老半天,山花萛是撿回一條命啊我的衣服沒法穿了,這是山花她爸生前的衣服,我不就成這德

    父:好小子,干的好,這才是我的兒子呢,這不就是見義勇為,人們說的那個正能量嗎嘛,到年底爸爸獎勵你

    亮:爸,你獎勵我什么?

    父:到時候再說,你先進屋把衣服換了。

    亮:唉!(進屋)

    父:(唉聲嘆氣,自語)多好的孩子,咋就說不上個媳婦呢,亮他媽呀,給你治病花光咱家十多萬的積蓄,還拉了好幾萬的饑荒,你兩眼一閉倆腿一蹬走了,我們爺倆難嘍不過你放心,憑我們爺倆這雙手,憑國家的好政策,總會好起來的。

    (母拎著甲魚,拿著整理好的亮的衣服上)

    母:老王大哥在家呀?

    父:(熱情的)在家在家,大妹子,你真是稀客呀(見母拿著甲魚)哎呀來就來唄還拿東西干啥呀(接過甲魚)

    母:打這以后,王八你可以天天吃,不是,王八你……不對,是這王八以后你可以天天吃

    亮:(從屋內出來已經換上自己的衣服,一看就是個純仆、氣的小伙)山花兒你來啦!

    花:亮哥,這是你的衣服,我都給你洗凈凉干了。

    亮:謝謝(接過衣服放好,給母倒一杯水)嬸兒,您喝水。

    母:你管我叫什么?

    亮:叫嬸兒呀。

    母:不能再叫嬸兒了。

    亮:那叫啥呀?

    母:從今天起,你就得管我叫媽了。

    亮:叫媽?

    母:對,叫媽。

    亮:這……那……

    母:別這那的了,我們這么大的姑娘,你當著我的面兒,那肚子你是摁了又摁,胸脯你是揉了又揉,嘴你是親了又親。

    亮:那不是在搶救嘛!

    母:我不管你搶救不搶救。

    亮:那人命關天哪,嬸兒當時我要不那樣搶救山花兒可能就沒命了。嬸兒我沒別的意思,我真的沒想那么多呀

    母:我知道你沒想那么多,要不然我還告你流氓犯了呢。

    亮:嬸兒

    母:(止住亮的話)我問你。

    亮:唉!

    母:你是不是救了花兒的命?

    亮:也可以這么說。

    母:你有對象沒有?

    亮:沒有。

    母:你救了花兒的命,你還沒有對象,這說明你們倆有緣,再說了你都把花兒(做摁、揉、親嘴兒動作,夸張點兒)那個了,你不取她那她以后怎么嫁人

    亮:嬸兒那太委屈山花兒了。

    母:委屈啥呀,就憑你的人品,你的長,你們的家風,配她倆來回兒帶拐彎兒。

    父:大妹子,你的意思是把你家山花兒嫁給我家王亮?

    母:對呀

    父:哎呀,大妹子,我家窮的叮當響,連個房子都沒有哇

    母:沒有房子我給你,咱們個三層大樓,一層咱倆住。

    父:咱倆住?

    母:別打岔,二層王亮和山花兒住,三層預備給孫子住。

    亮:嬸兒我們家還有饑荒呢。

    母:有多少饑荒?

    亮:爸,咱家還有多少饑荒?

    父:還有三萬多呢。

    母:好,山花兒。

    花:唉!

    母:明天去銀行取五萬塊,先把饑荒還上。

    花:好,我明天就去。

    父:大妹子,這么多錢……

    母:這么多錢都是正道兒來的,這么多年我家養魚養鱉真是沒少賺,花兒她爸臨走給我們留下五百多萬,她爸走后這幾年,我們娘倆小打小鬧兒也劃拉個幾百萬。可是這錢,錢它會說話嗎?它會嘮嗑嗎?能摟在被窩里睡覺嗎?這過日子得有人。白天忙忙火火的過去了,到了晚上左思右想抓心撓肝,總覺得這沒有人的日子過得沒拉味的。大哥呀你一點兒體會也沒有嗎?

    父:大妹子,這一肚子的苦和誰去說呀!咱們都是苦命人

    母:這下好了,山花掉進池塘王亮把她救了,機會終于來了

    父:什么機會呀?

    母:話不說不透,今兒個我就豁出老臉,把話都說明白了吧。其實我們娘倆早就瞄上你們爺倆了,十里八村兒誰不知道你們是多少年的五好家庭,你是個模范丈夫王亮是個孝順的孩子你們爺倆和我們娘倆結合在一起,組成一個家庭那還不得六好啊!我保證讓你天天吃王八,頓頓有酒有肉。

    花:大爺,我媽說的都是真話。

    母:叫什么大爺,叫爸。

    花:爸,我媽說的都是真話。

    父:這……這可叫我怎么說呀

    母:你什么都不用說,先聽聽他們倆怎么說。

    花:亮亮哥,我早就喜歡你了,就是沒敢向你表白。

    亮:山花兒。

    花:亮亮哥,其實你搶救我的時候,一半兒是真的一半兒是我裝的。

    亮:怎么?

    花:你給我做人工呼吸的時候,我就清醒了,我就裝著不醒,就想讓你多親我幾口,那感覺太幸福了。

    亮:當時我一門心思的救你的命,什么感覺也沒有。

    花:亮亮哥你我吧,我會對你好一輩子。

    亮:(猶猶豫豫,不知說什么好)

    花:亮亮哥,你嫌我長的丑嗎?

    亮:(急忙的)不不不其實你長的挺漂亮,我很喜歡你。

    花:真的嗎?

    亮:真的。

    花:那你愿意我了?

    亮:你真的愿意嫁給我?

    花:真的。

    亮:(高興)天上掉下個林妹妹,我愿意你。

    花:(撲到亮懷里)亮哥!(亮抱起花轉一圈兒,花和亮耳語亮連連點頭)媽,該你和我大爺……不對,該你和我爸的了。

    亮:爸,該你和我嬸兒……不對,該你和我媽的了。

    父:(不知所措)

    母:,孩子們的意思是讓你了我,沒聽明白呀?

    父:聽明白,聽明白了。

    母:愿不愿意你到是表個態呀

    父:這不是在做夢吧?兒子你掐爸一把看疼不疼是不是真的

    母:不用掐,我親一口你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用力親一口父)是真的吧?

    父:是真的是真的

    母:那你愿不愿意呀?

    父:我兒子是天上掉下個林妹妹,我是天上掉下個……

    母:你是天上掉下個劉姥姥

    父:唉,姥姥姥姥我愿意我愿意

    合:這正是:新農村百業興旺,新農民品德高

    危機時見義勇為,結良緣喜從天降。

    劇終

    97超级碰碰碰久久久久